已经是只费猫了

你知道你偶尔收拾厨房或厕所垃圾时流出来的又臭又脏的不明液体吗?没错,那就是我……

记个梗好了……
果然和史诗级一样的太太对话怂到话都不会说了……
太太们真温柔,神仙一样的存在
反应了一个事实
能力越强者越亲民?
啊,视奸他们

我错了,我还敢
链接走评论,我就不信了
我这第一辆车还发不出去了😂

【双金】〈长廊〉

#emmmmm……
水,依旧很水
我依旧不知道ooc是什么意思
单向,意识流
(虽然我根本就不相信黑金存在)
emmmmm……
不喜勿入,谢谢

------------------------

这是一条没有始点和终点的路
他时常在那里奔跑,在那条无论哪个方向都只有一样的景色压缩成点的长廊里
没有头也没有尾,只有不知道从哪照进来的光和无尽的白色墙壁,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地面
有时会感到劳累,倚着墙休息一下,也有时会感到无助,保持清醒叫自己冷静下来
甚至有时会感到有些绝望,但在心底某个不知名的角落里总会泛起一点点的希望
很温暖,很诱人,轻声告诉他在这条路的尽头有更加美丽的东西
虽然他知道这条路根本没有尽头
或许时间被拉的很长很长,一次又一次绝望,一次又一次徘徊
他总在想,也许真的有走到尽头的时候
也许只是又找到一个坚持下去的借口
他还在那里奔跑
直到那天,一向素白的墙壁上嵌了一扇同样素白的门
他想,可能是过多的白色让他出现了些许的幻觉
但他还是激动到颤抖的触碰了那扇门
光线突然变得很强,就连闭上眼睛都能感受到的存在,然后突然黑暗
这种感觉似乎在很久以前曾遇到过
它在无尽的黑暗里给了他纯净的光,还有那条总有希望的长廊
几乎是欣喜的,他想要把一切都保留下来,张开所有,包裹所见
然后又黑了,他什么也没抓到
再次睁眼,依旧是那条长廊
不同的是箭头状的金色壁纸和一样图案的黑色地毯
尝试着脱下鞋来直接踩在地毯上,然后继续向着那个不存在的终点奔跑
在柔软的触感里追逐那个从未见过的金色背影和阳光笑容
以及那个名字『金』

【安雷】〈蚕丝症〉

#水,非常的水
短小但并不精悍
意识流,是刀
设定走这里→http://jiuzhang860.lofter.com/post/1f2a1b3f_127b58e6
算了,连接走评论
不喜勿入,谢谢
------------------------
细密银丝爬满他的身体,严丝合缝的嵌在他身体上细微的肌肤纹路里
其中一部分已经开始泛黄,稍碰一下都会引起剧烈的疼痛
安迷修尝试着靠着树干坐下来,不小心牵扯到那一小部分
疼得他呲牙缓了半天
说起来那个家伙被回收也不过两周,症状就变得这么严重
总算明白所谓爱越真痛越深是什么意思了
不过当务之急是找个安静偏僻的地方等死,免得被来路不明的人怼死在那个不知名的地方
为什么在他生前没有说出口呢,现在只能对着空气一边又一遍重复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然后在病症的痛楚中意识到他已经死了,嘲笑自己的无能
休息的应该已经足够了,因为他的左腿已经没有知觉了
破着脚挪向那片树林深处
在那个他曾经心动过的地方,似乎雷狮还在那个地方笑着叫他「傻子骑士……」
----
清晨,第一缕穿过叶片的阳光散落在他苍白的躯体上
胸口的衣物耸动,纯白的飞蛾挣脱金黄的丝状物从他的胸口展翼而出
在他安详的面容上停留,随后便向着更遥远的地方飞去
‘纯粹的爱,我将为你陪葬’
「参赛者安迷修,已回收

莫名想到的蛮有趣的设定
「蚕丝症」
蚕丝症,亦为残思症
在与所爱之人生死离别时易染的寄生类疾病
幼虫趁人体在极度低落时形成的防卫空档侵入人体,寄生于心脏
随后释放病毒,侵蚀人体神经器官,此时人体皮肤上所显现的银色丝状物就是被病毒侵蚀了的神经细支,此过程需要一到五周左右
待神经组织陷落,便会进入下一阶段
蚕丝成熟化为金色,由于已经要蜕变成功的幼虫需要大量营养完成最后破茧,摄取人体脑部营养时会令人产生幻觉,人体会在此刻变得敏感异常
此过程将会持续3到10分钟
之后人体死亡,等待破茧因素
不同颜色的飞蛾需要不同因素才能破茧
例如:
白色,纯粹的爱,需要阳光
绿色,青涩的爱,草木树叶
蓝色,深沉的爱,水
粉色,炽热的爱,火焰
黑色,卑微的爱,纯黑的环境
----
成虫交配后将虫卵产于任何地点
幼虫具备随风飘行能力
目前没有治疗手段

【鬼莱】〈她死后〉

#终于想不开了
是刀,ooc是什么意思我不知道
不知道有没有人写过这个梗
总之很简短
另外,不喜勿入
谢谢
-----------------------------
1.
早安
或许冬日的阳光温柔的有些过分,但他还是顶着倦意缓慢的从床上坐起来,因干燥空气而产生静电的头发乍起,乱蓬蓬的支在头上,周围静的有些异常
等了好一会才睁开惺忪的双眼看向床边,那里空荡荡的
目光却停留在床头柜上反着光的相片上
“早安,我忘了”
2.
他还是很忙的,一个人支撑起一个公司,各项重大事务都要由他过目
往往会有些很不让人省心的手下,不过依照他的能力也都算不上什么大事
一叠又一叠的文件,抬手习惯性的抓向一边,但那里并没有盛着咖啡的瓷杯
他回头,没有任何人
“抱歉,我又忘了”
3.
又一次路过那条小巷,小巷的那边是热闹的夜市
似乎能透过那片黑暗尽头的光点看到那个售卖零食的小吃车
那个将发梢染红了的黑发女孩
几乎是有些欣喜的追过去,才想起她其实并不在那
“……”
4.
他还是打开了那个文件夹
他以为自己能忍住的
他忘了
泪水顺着他的眼眶打转,浸没了他金色的瞳孔,然后从眼角滑落敲在键盘上
模糊了的视线里,电脑屏幕上的那行小字
「我爱你,鬼狐大人」
然而泪水的重量并没有敲击下n键